首页 > 文学 > 文摘 > 正文

叶兮幸福

编辑:prolicn   2018-03-08 09:39:20   来源:热封网   评论: 点击: 收藏

  一窗綠蕨,一屋书香。
  
  门掩傍晚,从架上随意取下一本颇蕴旧意的小书,一不当心,从书里落下一片蕨叶。
  
  温和的暖色台灯暖和着斜阳照不到的窗槛。我倚在椅上,听凭眼前的一切被夕阳渗透。桌上一盆蓊郁的铁线蕨,窗边一簇散开的狼尾蕨,或许,这便是最适宜它们的中央,一个能让灵魂安放的中央。哲人亚里士多德在千余年前,便称它为——幸福。
  
  具有一屋蕨叶,当然幸福。
  
  我总是在这样的黄昏,昏黄惬意的午后,剪叶,制签。
  
  我历来都是宠溺地看着它们,并不忍心剪下。有时,不知不觉中新叶已长成了轻轻枯黄的旧叶,才终于忍痛,当心地剪下。
  
  其实,寻觅一片恰恰的蕨叶来制签并不是那么容易。拿长剪刀拨开铁线蕨的叶丛,像召唤孩子般渐渐识别,又不敢多用一丝力气。抚摸着,用手指触到叶茎上。那金属质感的叶茎,油亮中显露出深色光泽。顺着它的纹路,去感受那豆子般大小的叶子,娇嫩而清爽。
  
  似乎那片恰恰的蕨叶并不愿意随便被找到。于是我不得不顺着它穿越交错的叶茎继续往根部探寻。途中跑来阻挠的杂叶,嘿,也无能为也已。
  
  好不容易,我终于找到了那片蕨叶。这时抓起剪刀,是最美好的等候。
  
  用手肘隔开其他叶茎,再适时将剪刀撑开一个很小的缝隙,竖直着向下剪去。
  
  “咔嚓”,随着一声脆响,铁线蕨齐力一震,一片圆满的叶片随即被剪下。我用镊子悄悄夹起叶片,然后将其捧在手心里。那翠绿温润的叶片啊,在恰时,与我相遇。
  
  我并不急于把它夹入书中。由于这枝恰恰的蕨叶,需用一本恰恰的小书以永世收藏。是昨夜才翻过的《飞鸟集》,还是尼采的《悲剧的降生》?都不。
  
  就把它夹在中午刚阅毕的《诗经》中吧。只因它们恰恰呈现。
  
  随手再拿起几把明尺,因蕨叶不安定整,需求用尺子悄悄抚平它们的脉络,好让叶片后附着的一粒粒孢子,在合上书的刹那,欣然入睡。
  
  简单的午后,做最简单的事,溢出最简单的幸福感。
  
  然后的某个日子里,每当从书架上随意取出一本书,翻动间突然与一片蕨叶相视,那种小小的惊喜与重逢总能让我快乐许久。再看看书名,定会想起那个寻觅蕨叶的午后和午后的阳光。弥散的回想感。
  
  一片蕨叶,一窗斜晖,一屋幸福。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热封网-文摘-/show-27-26306-1.html
相关热词搜索:叶兮

上一篇:久别之后是重逢
下一篇:艺术家的心

| 注册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 广告热线: © 热封网(xin513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闽ICP备15003139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