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历史 > 正文

慈禧老太后与太监李莲英共浴真相

编辑:prolicn   2017-10-19 11:48:03   来源:热封网   评论: 点击: 收藏

在很多传说和野史里面,慈禧都被描绘成一个贪婪、自私而淫荡的女人。之前帮助慈禧画像的那个美国的卡尔小姐,在宫里不但没有好好安分守己,更是胡说八道一大堆。她说慈禧是一个和李莲英一个浴盆洗澡的怪物,而且光绪皇帝也明摆着要和这个外国女人有一腿,因为他总是试图去亲吻这个外国来的洋女人。这样的书籍到了社会上,当然会让那对以前根本不了解的人产生误解。对此,我爷爷非常愤怒,说这个美国女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但是慈禧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后来我看到过慈禧身边侍女说的一些话,也求证了家里的长辈,这才清楚:虽然说旗人的女子是天足,但是也和汉人一样,对于脚也要隐蔽的。洗脚、换袜子都不能让外人看见。当媳妇的都是关上屋门,睡觉前洗脚,儿子年岁大了,妈妈洗脚,也不能让儿子看见,更不用说光着脚走出闺门了。

爷爷也曾经听隆裕说过这样的话:很多人都胡说八道,说老太后和李莲英怎么怎么,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老太后为了显示自己的教养,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也为了显示自己的尊严,对于一些事情是非常在意的,向来不许太监沾手。

有人瞎编,说老太后腿疼,把脚放在椅子上,伸着腿让李莲英给按摩,这纯粹是胡说。再说,宫里戒备森严,老太后身边随时有宫女陪伴,如果有这样的事情,老太后也早就羞臊死了。老太后从年轻开始守寡,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事,何况年老了呢?

听完爷爷描述隆裕当初说的话,我心里感到很塌实。毕竟事关自己长辈的声誉问题,所以我对这些很在意。如果卡尔小姐描述的事情是由在慈禧身边伺候的人说出来的,即便是隆裕这么说,我都有可能相信,而来自美国的卡尔小姐作为当时宫里的一个客人,不仅没有机会在慈禧身边伺候,也没有资格随便走动,怎么会传出慈禧和太监一起洗澡的说法呢?

她说慈禧和李莲英在一个澡盆洗澡,很显然是胡说八道。因为在慈禧洗澡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场的,即便卡尔小姐作为宫里的贵客,那个年代的妇女洗澡,也不可能让人围观。

 

除非是卡尔小姐亲自伺候慈禧太后洗澡,她才能真正看到慈禧是怎么样洗澡的。但是如果卡尔小姐在场的话,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太监在一个盆子洗澡而被人围观呢?很显然,说谎的是那个卡尔。她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胡编乱造而已。

一位在慈禧身边伺候过的宫女也就慈禧洗澡的问题回答过一些人。她说:伺候老太后洗澡和洗脚,专有四个贴身的丫头。洗脚两个,洗澡是四个。平常她们也干点零活,但专职是沐浴。这些丫头也是经过训练的。怎样用毛巾热敷膝盖啊,怎样搓脚心的涌泉穴啊,有一套专门的技术。

洗脚时,老太后往椅子上一歪,嘴里不停地与底下人说闲话,享受着洗脚人的搓揉,这是她老人家最松散舒适的时候,宫女常常在这个时间里得到意想不到的赏赐。脚洗完后,如果需要剪脚指甲,两个洗脚的宫女中一个点起手提式羊角灯来,单腿跪下,手持着灯,另一个也单腿跪下,把老太后的脚抱在怀里细心地剪。

 

这之前还要有个“请剪子”的过程。在老太后的屋子里有严格的规定,不许摸刀子、剪子。如果需要用,必须要事先请示。伺候洗脚的宫女向内寝的人轻轻说句“请剪子”。侍寝的转禀老太后,老太后说:用吧,还在原地方。这时侍寝的才敢拿出剪子来交给洗脚的宫女。完毕后,洗脚的宫女请跪安退出,这才完事。差不多天天如此。

那么既然有这么多宫女伺候慈禧洗澡,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一个太监一起洗澡呢?况且作为太监来说,自己的缺陷暴露在外人眼里呢?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个宫女说起慈禧洗澡的事情来,也说这和时令有密切关系。如果天热,洗得勤点,夏天差不多要天天洗,冬天隔两三天洗一回,都是在晚上,宫里白天没有洗澡的。洗澡的时间,一般在传晚膳后一个多小时,在宫门上锁以前。因为需要太监抬澡盆、担水,连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监捧两个托盘进来。

 

太监把东西放下就走开,不许在寝宫逗留。司沐的四个宫女全部一样的穿着,一样的打扮,连辫根、辫穗全一样。由掌事儿领着向上请跪安,这叫“告进”。算是当差开始。在老太后屋里当差,不管干多脏的活,头上脚下都要打扮得很利落,所以这四个宫女,也是新鞋新袜。

太监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盘由宫女接过来,屋里铺好油布,抬进澡盆注入温水,然后请老太后宽。这个时候,除非伺候慈禧洗澡的人,别的人是根本没办法进入的。这就又说明一个问题,即便是慈禧身边最亲的人,要看到慈禧洗澡,也是万万不能的,更别说一个太监了。所以由此推断,来自美国的画家卡尔小姐确实是一个大话精,是一个编造故事的高手。

揭开一次用去100条毛巾太监揭秘慈禧洗澡过程

慈禧认为人身体的上半部分是天,下半部分是地,地永远不能盖过天,所以洗澡时,上下身要分开洗,洗下身时要重新换一套用具

慈禧太后向来爱打扮,尤其对洗澡特别讲究,夏天是每天洗一次,冬天则是2天到3天洗一次。慈禧每次洗澡的时间并不固定,但大都选在晚饭过后一个小时左右。

 

每当慈禧太后要洗澡时,先由太监把澡盆、水、毛巾、香皂、香水等物品准备好,送到太后的寝宫门口,再由宫女把这些东西送进寝宫。倒好水后,才请太后宽入浴。侍候太后洗澡的是四个经过严格选拔和专门训练的宫女。

洗澡的时候,由这四名宫女分别站在太后的四周,然后由其中一名领头的宫女拿起一沓毛巾(共有25条)放入水中,浸透以后,先捞出4条,双手拧干同时分给其他三人,当即一齐打开,平铺在手掌上,然后轻轻地给太后擦拭着胸背、两腋及双臂。如此擦洗六七次之后,再打上香皂,这种香皂是宫里自制的玫瑰皂。四名宫女必须一齐动手,把香皂涂在毛巾上面,帮太后擦身子(毛巾在一次擦完后随即扔掉)。然后,重新把一沓新毛巾浸泡在水里。毛巾浸透捞出后拧得不很干,用这种湿软的毛巾,轻轻替太后擦去身上的肥皂,必须一遍又一遍直到擦得干干净净,身上没有一点肥皂沫为止。最后就是给太后涂香水,夏天多用耐冬花露水,秋冬则用玫瑰花露水,用量很大,用法也特别,使用时是将洁白的纯丝绵撕成约巴掌大的块,撒上香水,轻轻用绵片拍打身上,把香水拍均匀。擦完香水后,四名宫女再用干毛巾把太后上身的各个部位轻拂一遍,然后给太后穿上偏衫和睡。上身洗好了再洗下身。太后认为上身是天,下身是地,地永远不能盖过天,所以洗下身时要重新换一套用具,洗法和洗上身差不多。

慈禧太后每洗一次澡要用去100条毛巾,因为毛巾从水里捞出来后,她就不允许再放回到水里,故用一次就要扔掉。以至她每洗完一次澡后,澡盆里的水都是干干净净的,看不见半点污垢。

由于要上早朝,慈禧太后每天凌晨4时到5时就要起床,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手。这时,宫女用银盆盛满热水,先把毛巾用热水浸透,捞出后由宫女将太后的双手包起来,再将太后被包的双手放到热水里浸泡,水冷了时再换热的,大约要换两三盆水方可。接着是洗脸,或者说是热敷,用热毛巾长时间地在两颊和额头上热敷,据说这样可以把抬头纹熨开来,并能减少两颊的皱纹。此后她便坐到梳妆台前,由侍寝的宫女帮她在两鬓之间敷上点粉,在两颊抹胭脂,接着便传专人给太后梳头。

 

这位专门给太后梳头的人,人们只知他姓刘,是个老太监,一直都是他伺候太后梳头,宫里的人都称他为“梳头刘”。后来梳头刘人老了,于是便由李莲英接替给太后梳头。

不过,据清末太监信修明的回忆,慈禧太后40岁之后,头发就已脱落很多,仅存鬓边和后脑的短发,俨然一位秃老太太。修饰时全靠用技巧去遮掩,即头顶心用一束假青发,以红胶粘住,两边再贴上发片,大两板头,这是一种满式的宫妆。因为头上粘了假发,所以太后平时行动都小心翼翼,生怕假发会突然脱落下来。太后平时最忌讳掉头发,大有视头发如命的程度,所以李莲英每次给她梳头时,显得格外小心,生怕梳掉一根头发。

万一真有头发掉了下来,也得悄悄把掉下来的头发用手拈住,迅速收起来,绝对不能让太后本人知道。梳完了头之后,太后重新开始描眉画鬓,敷粉擦红。她坐在镜子面前对着自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反复照着,横挑鼻子竖挑眼,仔仔细细地挑毛病,直到完全满意为止。最后还要看看脚上穿的袜袜正不正,两只脚站平来左比右比,因为她的袜子是绫做的,中间有一条线,穿上后线缝要正对着鞋口才行。所有这一切,都要让她认为满意了,才可以由李莲英搀扶着走出寝宫,准备上早朝。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慈禧太后满手均留有约二寸长的指甲,每天晚上必须进行泡洗修剪。修剪之前要用圆圆的比茶盏大一点的玉碗盛上热水,挨次把指甲泡软,把弯指甲校正理直,对不端正的地方除了要用小锉锉平整,用小刷子把指甲里里外外刷一遍外,还要用翎子管吸上指甲油,对其均匀地涂抹,最后再给指甲戴上用黄绫子做的指甲套。

 

对此,太后备有一个专门放置修指甲工具的盒子,而所有修指甲工具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太后对每次修指甲时剪下来的指甲,都很细心地保存在一个专门的盒子里,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会端出来打开欣赏,显得分外珍惜。可是好景不长,在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出逃西安的前夕,将满手的指甲全部剪掉了。

李连英未进宫前耳闻过不少勾栏院的事,而且还亲眼见过些烟花女子。他深知女人里边最会打扮的应该推她们为尊,因为这些女子打扮得迷人一些是职业需要,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花枝招展的女人而独独青睐蓬头垢面的妇人,那他必是傻瓜无疑。况且这两天李连英走东家串西家也把必要的情况摸了个八八九九。

李连英找个杂货店买了一个小竹篮,篮里装了些生发油、宫粉、胭脂、绒花、通草类的闺秀梳妆之物,从此叫卖于八大胡同的花街柳巷,出没于妓院粉头之中。

其后的十多天内,每天日上三竿时,正当“清吟小莲”的姑娘们梳妆打扮之际,“生发油,宫粉胭脂啊!”的悠扬叫声便会传入她们的耳鼓,进而打动她们的心弦,只闻得一阵香风,只听得一片珠落玉盘的“格格”娇笑,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个浓装丽服,粉面桃腮的姑娘移动金莲,婷婷娜娜而来,如风摆杨柳雨打芭蕉,再看那发式,有的如喜鹊登枝,有的如孔雀开屏,有的如天上云霞,有的如水中波影。李连英一边暗暗赞叹姑娘们丽质天生,更擅打扮,一边细细观察揣摸那些发式,一一记在心里。时间不长,他和这些倚门卖笑的姑娘们混得厮熟,有时竟得以登堂入室去卖,这也给了他不少方便,让他隔着“水晶帘”细细地看姑娘们梳理青丝、盘缕发髻的技法,如此这般一来,到离约定期限还有七八天光景时,京城内妓院里的各种梳头样式差不多都让他看了个遍,学了个遍。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模仿、苦练,李连英终于熟练地掌握了大约30种新发式的梳理方法。

回到宫中,李连英主动找到了自己的师傅刘多生,把学到的手艺添枝加叶述说一遍。当下师傅刘多生把慈禧太后的脾气、喜好、忌讳、怎么献茶请安、怎么三拜九叩以及应该仔细注意的地方细细地给这个小徒弟说了一遍,李连英一一点头称记下了,只等第二天上去当差。再说这个梳头房太监的总管听说来了一位梳头巧手,会梳时下流行的最新发式,就像得了救星一样高兴。

第二天一大早,踌躇满志的李连英忐忑不安地跪倒在慈禧太后的身后,从前面的大镜子里,仔细端详了一番慈禧太后的脸型,凭着前一阵子摸索出的经验,大胆地做起了一种新的发式。

慈禧太后从镜子里看着身后这个年轻太监认真的模样,不由得产生了好感。很快,李连英梳好了头,插戴好金银首饰,又别上一支鲜艳夺目的牡丹花。慈禧太后坐在镜前,左右端详了半天,欣赏着新的发式,甚为满意。

李连英还深入研究慈禧太后的心理,慈禧太后最怕梳头掉头发,李莲英就一边给慈禧太后梳头,一边讲笑话或市面上听到的轶闻趣事,借此分散慈禧的注意力,一边把梳掉的头发,悄悄地装入袖筒之中。这样他梳的头样式又好看,又没见掉头发,深受慈禧太后喜欢。

 

从此以后,李连英凭着一表人才的长相和高人一等的梳头手艺讨得慈禧的欢心,终于被慈禧太后看中而成了梳头房中的中坚力量,给慈禧太后梳头就成了李连英的“专差”。

李连英通过自己的努力,很快就被慈禧太后提升为梳头房首领兼敬事房首领,御前近侍。李连英自此也跻身于慈禧太后面前的红人之列。他还通过自己的努力,免去了梳头太监的“杖刑”和“板刑”。以至当他休息时,那些太监们宁愿自掏腰包贿赂他,只求他不要休息,仍负责侍候西太后。

此时的李连英已经感觉到,他飞黄腾达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

四季换被褥喜欢睡大炕 梅兰做花纹精制新裳 身材显娇小爱穿高跟鞋

慈禧掌控中国达半个世纪之久。本书为读者展示了慈禧的日常生活。作者向斯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任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书中作者首次公开了99件慈禧的御用之物。

吉羊麻将———慈禧心爱之物

慈禧属羊,她所在的宫室之中,羊被视为圣物,餐桌上基本没有羊肉。

宫廷中视羊为圣物,供奉如神。许多游戏之物,也取羊音祝福:吉羊麻将、三阳(羊)开泰等等。慈禧很喜爱这些崇拜羊的圣物,特别是这份吉羊麻将,爱不释手。

储秀宫北房西次间———卧室兼化妆室

这是慈禧太后的卧室兼化妆室。临窗的坐炕上摆设着洋漆木柜,陈设御笔金字围屏、黄杨木香几、花梨木座铜鳅耳炉等等。

卧室北墙西边是慈禧太后最为喜爱的一铺大炕,比双人床还要大。床上的被褥,按照一年四季进行更换。比如,夏天要铺一层垫子,冬天要铺三层垫子;夏天悬挂轻纱帐子,冬天悬挂灰鼠帐子。

 

临窗的东南角,是一架精致的梳妆台,这是慈禧最为心爱的御用圣物,里面存放着各种各样她亲自研制和进贡的化妆品。慈禧经常说:“一个女人,没心肠打扮自己,那还活个什么劲!”

贵妃凤冠———最在意的是帽子

慈禧曾是贵妃,她对贵妃的服饰十分在意。从皇太后到命妇的朝冠,统称为女朝冠。皇太后、皇后冠顶3层,每层贯东珠、金凤各一;皇贵妃、贵妃冠顶3层,每层也是贯东珠、金凤各一,每只金凤上饰东珠3颗、珍珠17颗。

衬是一种便服,是满族人穿的一种不开气的便袍,袖长至腕,直身,圆领。清宫很多的女式外都是开裾的,如大褂、吉服袍之类,裾开得较长,有的长至腋下,为了避免暴露,里面就要穿无开裾的内,这就诞生了衬。

杏黄绸绣兰桂齐芳袷衬———避免走光的关键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热封网-历史-/content-135-26216-1.html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古代火枪发展=落后世界康熙乾隆责任大
下一篇:清政府看谁发了财 想收回来就是他的

| 注册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 广告热线: © 热封网(xin513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闽ICP备15003139号-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