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电影 > 正文

头号玩家影评 导演生命里想要而无法实现的单纯羞怯性格

编辑:prolicn   2018-04-13 13:16:09   来源:热封网   评论: 点击: 收藏

随着在中国口碑的一路升高,《头号玩家》正在掀起一股新的观影狂潮,甚至有人将这次的影迷膜拜直接勾连到九年前的《阿凡达》。无独有偶,斯皮尔伯格与卡梅隆皆是三十余年来深刻改变了好莱坞的工业巨匠,而《头号玩家》在类型片升级之外,更具有了与创作者自身的精神世界对话的意义。

  电影《头号玩家》中正邪对抗

  在人人沉溺于VR游戏的未来,“绿洲”作为包罗万象,同时几乎以虚拟力量主宰了现实世界的游戏产品,引发各路豪杰化身游戏中的人物,展开寻宝行动。主人公韦德与他游戏中的小伙伴投入了寻找游戏创始人遗留彩蛋的行动,这一过程中遭到公司掌门人诺兰的围追堵截。这可能是阅片无数的你我再熟悉不过的科幻片情节,围绕着一个亟待解决的任务展开,正邪对抗,邪不压正。不可否认影片的基本叙事塑形就是这样,但其内核与表象都远远超过了这些。

  以真实虚拟世界结合作为游戏基础并衍伸出对未来世界的科技想象,在今天已经不太稀奇,稀奇的是导演斯皮尔伯格将这场冒险的俗套部分玩出了各种期待之中又意料之外的花样。出现在游戏中的各种形象与场景,基本是既往流行文化与电子游戏发展史的缩影。作为游戏盲,我对后者这一点的了解几乎全部通过观看后的资料查询。在片中出现大大小小彩蛋已经被总结超过了两百多个。

  眼花缭乱的感官体验

  如此堪称瀚如烟海的互文本,令人眼花缭乱之余,本身也体现出影片极力打造的绝无冷场的感官体验,这种感官体验不仅来自特效,而是来自观众自身对于既定的娱乐回忆经验的一再被调用。“绿洲”游戏最大的特点是一种类似开源的开放性,可以令玩家自由穿梭于各种出现于脑内的场景,同时亦可制造无限逼近现实的假象,韦德假造了一个办公室,迷惑诺兰,取得了主动权。这种开放性可令现实中无所依归的众生,具备飞天遁地的权利,然而其纯粹的初始属性早已经被诺兰代表的现代资本包围。

游戏中出现的各类道具增强了玩家的胜负波动几率,关键时刻拯救了绝望的危局,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悖论。

  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炮制或监制的《E.T》、《回到未来》、《侏罗纪公园》及本世纪的《丁丁历险记》等,彰显这位年过古稀的传奇导演辉煌的经验,在《头号玩家》里从八十年代流行音乐到极富层次的运动长镜头,都不断引人回到过去。

最绝妙的桥段莫过于对于库布里克1980年拍摄的恐怖经典《闪灵》中重要场景的全面再现,与改写(《闪灵》同为华纳出品)。在相对不那么经典的当代,小分队成员们穿越进古早的电影院,于幽闭旅馆里与当年的故事线索激烈碰撞,能够教骨灰级影迷都潸然泪下。

  攻城大战中的游戏形象

  电影、游戏、时代流行曲或仅仅是早期红白机的复杂手柄的出现,都成为《头号玩家》对资深玩咖的热情呼唤,攻城大战中纷涌的来自各个不同体系的游戏形象,几乎无差别精准打击到任何主流或非主流玩家。若仅仅凭此来判定影片的动人要义,恐怕还差一些,事实上,与斯皮尔伯格近几年来为人敬重与诟病并存的特征一样,《头号玩家》设置了如此纷繁复杂的虚实景观,精心制造了无可置疑的半真半伪历史场面,追溯真实人物的内心,从亡故的创始人哈利迪身上的种种特征,进入其设置的彩蛋的实质,原来是他生命里想要而无法实现的单纯与羞怯性格。

  全片到了尽头,观众发现其怒火争锋后仍然在呼唤一种最为基础款式的纯粹之爱——包括哈利迪化身为游戏人物的提点,包括队员们在现实中相见欢的瞬间,甚至包括诺兰最终无法出手的杀戮。透过连场鏖战,自以为把控局面的人们纷纷陷入游戏漩涡,而这漩涡的制造者,内向单纯,富含大智慧,种种悖论证实,《头号玩家》不仅仅事关游戏人生,同时亦是最传统的真心正能量代言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斯皮尔伯格挑动自己与观众作为玩家的界限,更借角色身处的未来危楼街区,指向了今日世界的纷乱。

  戏骨马克·里朗斯饰演哈利迪

  哈利迪的饰演者马克·里朗斯无需赘言,是近年来斯氏作品中经常出现的熟面戏骨,气定神闲是形容他此番在片中表演的最好词汇。《头号玩家》骨子里是大团圆,但仍能挥发逼人朝气。起码从这部片子引发的热烈讨论,证明了电影的青春无悔不死,与电影人的永持我爱的本真不会轻易逝去。(文/独孤岛主)

原标题:《头号玩家》:表面上正邪对抗,骨子里是温情泪意
转载请注明当前链接: 热封网-电影-/content-127-27082-1.html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水形物语你发现了吗 故事不同电影基调不同细节体现用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 注册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 广告热线: © 热封网(xin513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闽ICP备15003139号-1   
返回顶部